如意生活网  首页 > 电视 > 正文

印度一育幼院逾40名女童遭性侵 一人死亡

如意生活网 | 2019-02-22 21:10:13

“46000块高阶、高阶灵石第一次,46000块高阶灵石第二次,46000块高阶灵石第三次。” 掌柜的声音非常颤抖,以至于这样平常的三句话,他说得断断续续。可是他的槌子,他们拍卖行的木槌已经落在了案几之上,所以这一次拍卖成功。这位说话的长老吞咽哪一下颈脖,然后低头想了想,这才又鼓起勇气说道:“我的神识能够覆盖周边1800丈的距离,过了这个距离的话,就是出了丹谷的界面。”大个子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朝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肯定的点了一下头,而后又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大长老看他面目犹疑,不觉发问道:“有,还是没有?嗯”“这个,当然是有了,不过,我们大掌柜的说了,要想等地老拿出来拍卖,还需要等一个重要客人到来才能进行。”

救主心切的婆罗焰和大个子几乎同时扑向了判官蓝,其速之快,其势之猛,令判官蓝有些猝不及防。因为杨立凭直觉感知,在老家伙的身躯之上,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虽然在老家伙的有意遮掩之下,已经变得很薄很淡了,还是逃不过杨立锐利的感知意识。

  金融反腐从未停过,但这次真的有些不一样。

  1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2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放上了中纪委书记赵乐际1月11日在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全文。

  【经济ke】记者全篇通读和认真学习后,只觉各种猛料不断,满满的干货里,“金融”两个字频频跳入眼帘,尤为引人瞩目的是,在金融反腐领域还第一次提出“内鬼”的说法。估计这得让不少人夜不能寐。

  谁是内鬼?

  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报告表示,要果断查处赖小民等手握金融资源权力,大搞幕后交易、大肆侵吞国有金融资产的“内鬼”。

  被点名的赖小民案是中央纪委与国家监委合署办公后,联合正式办理的第一个金融大案,也被外界称为“新中国金融贪腐第一案”。

  据中纪委官网资料,赖小民在金融监管系统工作多年,其履历透露出个人的巨大能量,也显示出其贪腐问题的惊人破坏力。

  1983年7月,赖小民在中国人民银行参加工作,历任中国人民银行计划资金司中央资金处副处长、处长,信贷管理司副司长,原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管二部副主任、办公厅主任等职。

  这全是监管要职,位高权重。其中,银监会办公室主任一职尤其重要。2003年银监会成立之时,赖小民就筹建北京银监局,后出任银监会办公厅主任,在银监系统可谓树大根深,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一位了解赖小民案的人士告诉【经济ke】:“凭着这层关系,赖小民认为没人敢管他。在华融内部,赖小民只手遮天,长时间不设总裁,随意操控投资和资源配置,胆子大得惊人。”

  胆子到底有多大?赖小民案发后,“一行两会”和多家中管金融企业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通报该案时的表述是“金融领域发生的一起触目惊心的腐败大案”。

  坊间用“3个100”阐释了“触目惊心”: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妇。还有一组数字同样“触目惊心”:赖小民家里搜出的现金2.7亿元,其母亲账上还趴着3亿元存款。至于其100多个关系人手上还藏着多少钱,还不得而知。按知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的说法,“赖小民的涉案金额一定是创纪录的。”

  贪官们似乎都很喜欢家藏万金的感觉。到底是太贪心,还是太害怕,才让这些人在冰箱和床底都塞满现金呢?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100多个情人夸张了点,但赖小民在国内的原配夫人并未离婚,另外却在香港还有公开的老婆,并养了一对双胞胎。因此,检察机关起诉赖小民犯了重婚罪。

  赖小民这样的“内鬼”近年来已经查处不少。如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原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王银成……

  多个信号表明,抓内鬼的行动正在加速。

  内鬼是怎样炼成的?

  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内鬼”是怎样炼成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权力监管缺失与治理结构漏洞是金融系统内鬼频出的深层原因。

  仍以赖小民案为例。

  从治理结构上来看,财政部是大股东,但不管人事;银监会管人管业务,但赖小民出身银监系统,且曾任银监会办公厅主任,关系深厚。

  在监管模式上,我国金融实行分业经营,也实行分业监管模式,中国华融是当年为处置银行坏账而成立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但赖小民主政后却快速扩张,成为拥有银行、证券、租赁、信托、期货、消费金融等全金融牌照的金控集团。赖小民藉此在多个业务之间辗转腾挪,利用监管交叉的真空地带将巨额利益源源不断地输送出去而长期安然无事。

  在华融内部,一言堂是常态,赖小民的权力在失去制约后开始为所欲为。

  上述人士认为,“赖小民案恶劣之处并不在赖本身的肆意妄为,而在于各个方面的不尽责、不作为,出现了‘灯下黑’,最后无一部门、无一人为此承担责任。”

  “项俊波、杨家才、赖小民等严重腐败窝案,暴露出系统诸多深层次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李欣然说,部分从业人员纪律意识规矩意识淡漠,面对金融市场巨大利益诱惑,容易防线失守被“围猎”;金融圈子小,同学、师生、同事、亲友等裙带关系交织,监管者与被监管对象之间亲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团伙。

  有内鬼,就有外贼,就有内外勾结。据说,项俊波落马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其掌舵农业银行时曾帮助已逃亡海外的“大鳄”郭文贵获取32亿元贷款。

  赖小民喜欢去香港,经常出没在香港中环的私企老板们称赖小民是“财神爷”。之所以有此“尊称”,就因为赖小民利用国有资源与民企合作,找白手套,明目张胆地大肆输送利益。《中国经济周刊》曾报道,赖小民确有100多个关系人。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宁夏天元锰业、中弘股份、中国华信集团、蓝鼎国际、保千里等公司都被列入了赖小民的关系人名单。有消息称,在赖小民授意之下,华融上百亿元资金绕道进入宁夏天元。目前在查的多个项目涉及金额高达数百亿元。

  在媒体的报道中,财政部原副部长王保安的案卷里有这样一个细节:“为了自己的企业能进入央企华融的战略投资者名单,北京一商人请托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引荐华融董事长。在王保安的引荐下,该商人如愿以偿见到了华融董事长。之后,王保安收受该商人送予的价值10万港币白金边框眼镜一副、现金10万元以及2万元‘香火钱’。”

  内控失效,外贼围猎,金融内鬼焉能不中招?

  内鬼招风险。

扬,紧随着那股神压之后便是一股恐怖的剑意冲天。“如果可以,我也想回到石村,当一个凡人,了此余生……”姜遇默然,如同相隔亿万时空,向着数年前的神婆回应了她的话。

  春节档电影市场的喜与忧

  本报记者张漫子
  当看电影成为“新年俗”之后,2019年的春节档票房以6天58.4亿元的成绩收官,创同期历史新高。
  比这个数字更让人振奋的,是首部国产“硬核”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上映,该片被看做是中国电影在类型方面的重大突破。《流浪地球》的电影观感远超观众心理预期,以宇宙为背景的宏大设定、堪称震撼的视觉画面、音效以及中国式的情感内核与工业美学风格,以拓荒之姿实现国产硬科幻“零的突破”。
  “皮相”上,置景展开面积10万平方米、道具1万件、3000张概念设计图和8000张镜头稿、160分钟的动态故事板,带来的太空场景、灾难景观以及地下的北京、冰封的上海,赋予影片粗粝的历史感以及以往我们只能去好莱坞大制作中寻找的强烈“未来感”。
  就“骨相”而言,《流浪地球》走出了以往“为普通叙事披上科幻的皮”或“给好莱坞故事找一张中国元素的皮”这一层面,在中式价值观中找到了国产科幻“应有的模样”。在为中国科幻圈粉的同时,实现了国产片类型的拓展。
  同样在“试水科幻”中展现中国电影工业水平提升的,还有宁浩导演的科幻喜剧《疯狂的外星人》。影片在延续宁浩风格的同时,涉及复杂的特效门类“生物特效”,运用了“动作捕捉”技术,实现了939颗特效镜头和难度较大的500颗生物特效镜头,经历了涵盖前期概念设计、外星人性格探讨、表情动画技术研发、生物镜头现场高难度拍摄、后期制作在内的漫长过程,足见中国影人试水科幻的勇气、决心与匠心。
  除科幻类型实现由零到一的突破之外,涵盖喜剧、犯罪、悬疑、奇幻、动作、动画、家庭等多种风格题材的影片齐上阵,适应广泛观影群体不同偏好和多元的观影需求,使类型多元成为今年春节档的一个特点。
  回看往年春节档,与两三年前“凡合家欢电影必卖座”“凡续集电影必火爆”“凡喜剧片必流行”的情形有所不同,曾被认为极度契合人们假日情感需求的合家欢电影、续集电影不再是观众购票观影的首要考量,喜剧片也未必成为春节档的制胜法宝。主打奇幻和喜剧的影片《神探蒲松龄》票房跌至成龙电影历史新低,致敬20年前周星驰巅峰之作的《新喜剧之王》在“讲老梗、炒冷饭、卖情怀”的吐槽声中没有给出老配方的新味道。
  观众理性起来,连名导、明星、大IP、大炒作都不再是票房的保证。这构成了今年春节档的第二个特点DD口碑逐渐取代影片的演员阵容、成本、特效、宣发等因素,成为影片争夺春节档市场的制胜密钥。
  随着观影经验的积累,观众在审美与类型偏好方面有了自己的坚持。连续两年,位居春节档票房榜首的影片不是合家欢电影,也不是名导和流量明星加持的喜剧片,而是实实在在的口碑“黑马”。2018年春节档通过逆袭拔得头筹的战争片《红海行动》和2019年春节档爆红的科幻片《流浪地球》,似乎摆脱了人们对近年来春节档的审美疲劳,在不以流量明星为卖点的前提下,凭借新突破酿成好口碑。
  复盘电影春节档可以看到,随着大年初一各影片的口碑出炉,各片票房第二日起呈现出走势差异。各地院线及时响应观众“口碑”,以“半天”为周期调整排片。影片《流浪地球》的全国排片场次占比从年初一的11.5%提升到年初五的32.7%的背后,就是观众的口碑风向标在发挥作用。
  从社交平台到各路媒体,今年对春节档电影的讨论分外热烈。然而,这份热情并没有充分点燃今年的票仓。今年春节档影片累计票房58.4亿元,较去年春节档票房增长不足2%。
  同时,观影人次从1.44亿滑落至1.31亿,观众“重刷”影片的频次也出现下降,与全国银幕数量的增长趋势不甚匹配。2018年年初,我国银幕总数在5万块左右,2019年年初,全国银幕总数已突破6万块,同比增长约20%,意味着今年春节档的场均收益出现下滑。
  部分声音认为,电影票价的上涨抑制了一部分人群的观影热情,构成了观影人次下降的主因。据灯塔专业版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间,春节档平均票价在36.3元到39.2元之间浮动,2018年春节档的平均票价为39.71元,而到了2019年春节档,平均票价增至44.74元。
  伴随票单价上升的观影人次的下滑,似乎也说明了,尽管院线预期“观众春节观影习惯已经养成”,然而对于部分观众而言,影片质量的提升并没跑赢票价的上涨。在社交网络以及知乎等平台,有不少网友晒出了他们“200元+”的票价。在微博、知乎等平台的评论区,多数三四线城市以及少数二线城市的观众认为票价上涨“不够合理”“不知为何”。不少观众在今年春节档期间只在大年初一选择观看一部电影。甚至有观众直接放弃观影,选择了其他文化娱乐方式作为消遣。
  同样影响票房增长的还有疯狂的盗版资源。《流浪地球》《飞驰人生》《疯狂外星人》等春节档热门影片上映后不足3日,影片的高清盗版资源已在某二手交易平台大肆售卖,打包价格低至1元左右。与此同时,关于豆瓣电影评分的争议,也为今年春节档添了一段插曲。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出台以及中国电影发展进入新时代,观众在期盼中国高质量大片的同时,也在期待中国电影市场进入更加良性的发展阶段。近来盗版片源的流出、评分体系的不透明或人们对评分体系的不信任,不知为何上涨的票价,与不够专业的宣发、炒作,似乎都在呼吁一个与影片品质一起进步的理性市场。

他的半边身子被人生生劈下来了,显得十分可怖,千辛万苦才从中逃出生天,此刻顾不上再去抢夺断指了,路过姜遇和张天凌身畔时根本没有看一眼就仓促跑了。“不用担心,在傅疯子的天书世界之中,她奈何不了我们。”张天凌淡定说道。“这是神女盟的人到了,啧啧,果然每个都是天姿国色,恐怕整个东南域十国兼具实力和姿色的女子都在神女盟中了吧!”一个弟子咽了咽口水,赞叹不已说道。

本文链接:http://www.mxyuub.com/2018-12-24/2923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如意生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张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