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生活网欢迎您!

中科院开展“讲爱国奉献,当时代先锋”主题活动

2019-01-22 23:35:40 如意生活网 浏览86247

哇哦,兄台可闻到了吗?他默念了数遍,略有遗憾地闭上了双眸,彻底沉寂了下来。他披头散发,体内玄气横冲直撞,早就失去了原有的秩序,足、腿、手六脉,心脉、伴生脉及头部三脉,共十一条大脉被狂暴涌动的玄气差点撑爆了,肉身突然膨胀收缩,不断往复,像是随时要爆裂开来一样,十分可怖!

不远处无名停了下来,凝视着……“你还会布置阵纹?”苏大聪满脸不信。

  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赌博挥霍,畏罪潜逃终陷穷途末路DD

  亡命天涯21年的他自首了

  他曾年少有为,春风得意。20多年前,在广东珠海农行系统同事们眼中,他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由于迷恋赌博,梦想一夜暴富,他竟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终酿大错!

  21年亡命天涯路,他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

  近年来,中国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步入“快车道”。去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委发布公告,敦促外逃人员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在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漂泊不定的他逐渐醒悟,愈发觉得自己终究难逃法网,于是步行千余公里,在“自首大限”前的2018年11月15日,主动向广东省珠海市监察机关自首。

  目前,珠海市监委对农行珠海分行原资金科副科长卢展鹏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犯罪问题正在依法办理中。

  年少得志 深陷赌途

  卢展鹏回来了。当他再踏入珠海这片土地的时候,眼前的城市让他陌生,家庭的变故更是让他恍如隔世。

  得知父亲早已因他出事而脑溢血病故多年,卢展鹏长叹一声,轻声对弟弟说:“知道了。”他努力压抑内心的情绪,泪水不自觉地在眼眶打转。他说,时光如果可以倒流,自己应该是另外一种人生。

  20多年前,他本是时代宠儿,年少得志。身为银行系统子弟,在踏入工作岗位伊始,卢展鹏并未因家庭背景而懈怠骄纵。从珠海斗门区最基层的储蓄所干起,他机敏好学,勤奋努力,业务能力快速提升,在珠海农行系统组织的行业比武中,屡屡名列前茅,个人职位也随之得以提升。

  没过几年,在组织悉心培养下,卢展鹏经多个支行工作历练,被选调到农行珠海分行,先后在计划科和资金科主持工作。之后,在农行广东分行组织的公开招聘考试中,他再次取得优异成绩,成为珠海分行领导后备人选。作为最年轻的党员干部之一,卢展鹏一时风光无限,俨然珠海农行系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在所有同学和朋友中,我都是出类拔萃的,大家都认为我非常优秀。”卢展鹏回忆,“很多全国性会议,行长都会让我顶替他去北京开会,实话说,当时的状态有点飘!”

  春风得意马蹄疾。除了事业顺风顺水,他还拥有美满的家庭。妻子是他同学,美丽贤淑,做得一手好菜;儿子聪明伶俐,遗传了他的智商和情商。卢展鹏说,如果不是自己一时贪念,他的小日子足以羡煞众人。

  回望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的过程,卢展鹏无不痛心悔恨。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一旦放松警惕,思想的堤坝就会逐渐崩塌,当发现时已经酿成大错,为时晚矣!

  随着职位不断提升,卢展鹏的圈子越来越大。因工作所需,卢展鹏经常要陪同客户到澳门“放松”一下,“当时企业界、金融界有这种风气,动不动就要去澳门搞接待,这已经成为了当时的常规性动作。”他说,最开始也就是陪客人到赌场的大厅下几注,纯属娱乐性质。不过,在目睹了一些赌客“以小博大”,几十万赌本短时间变成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之后,他的心理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面对自己经手的海量存款,他想“走捷径”快速致富。“别人分分钟能赌赢,我为什么不可以?”邪念一出即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卢展鹏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不归路。

  在某信用社负责人李某(已另案处理)的协助下,他暗度陈仓,利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多次挪用公款到澳门赌博,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已经累计挪用1000余万元公款出境。赌桌之上,卢展鹏杀得昏天暗地,可传说中的一夜暴富始终没有发生。

  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当李某再次提醒他还钱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么大的“窟窿”一时半会儿是填不上了。惶惶不可终日间,他带上20万元现金匆匆逃离珠海,开始了漫漫逃亡路。

  畏罪潜逃 亡命天涯

  刚归案的卢展鹏,开始几天很不适应DD因早已习惯风餐露宿的逃亡生活,突然三餐规律,留置室内温暖洁净,如此舒适他反而不适应了。

  21年的颠沛流离,卢展鹏外逃经历离奇而曲折,令人唏嘘,令人深省。

  21年间,他从广东到湖南,从湖北到北京,从天津到黑龙江,一路向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甚至曾一度在祖国最北端的黑河定居,四处寻求“商机”希冀赚大钱,却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居无定所,始终与“钱途”无缘。

  21年间,他帮人发过传单,推销过电视、冰箱,也摆过地摊,当过“倒爷”,卖过水果、服饰、皮包、皮箱。他四处打零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每天朝不保夕,食不果腹。但更多的时间里,他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无目的地游荡,走到哪算哪。“有一次自己意外磕伤头部,昏死过去,醒来的时候就想着死了算了,活着太没意思。”

  他很少住旅馆。大多时候都是露宿街头,不管严寒酷暑。就算迫不得已必须住店,因为没有可用的身份证,他也只能选择那种10块、20块的黑旅店对付一宿。

  他交通基本靠走。偶尔手头宽裕,也会搭乘“黑车”捎带一段。很多时候车主见他身份可疑,出再高价钱也不让他上车。

  他大多数情况下一天只吃一顿饭。21年来,自己时常回味的就是妻子做的饭菜。无奈囊中羞涩,不要说家乡美味海鲜,他连最普通的饭菜都吃不起,常常是馒头稀饭聊以充饥。

  他常年只有一两套衣服可以换着穿,鞋子却只有一双。他说,最怕在荒郊野外突遇暴雨成“落汤鸡”,“衣服淋湿了还可以换,鞋子湿了,只能硬穿着等自然干。”

  浑浑噩噩间,他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逢年过节阖家团圆,他都尽量回避看到那些温馨的场景。“眼泪早已哭干,一想到自己的错误,就心如刀绞,自己白白将大好前程葬送,给家人带来无妄之灾,真是心痛至极!”他害怕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加感到孤独无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儿和家人,常常夜不能寐,独自落泪。

  政策感召 迷途知返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打虎”“拍蝇”,重拳反腐,一个个贪官的落马,给卢展鹏带来了极大的触动。

  采访中,卢展鹏反复说,从离开珠海那天起,他发誓一定要自己走回来,“自己犯的错终究要面对”。之所以游荡这么多年,是因为总是抱着“翻盘”美梦,如果无法填补1000万元的“窟窿”,他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他厌倦了在外漂泊的日子。最终让他思想转变的,是近年来国家反腐败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党的十八大以来,他通过互联网、电视、报纸等多种渠道,了解到党中央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及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强决心,思想防线逐步动摇。

  在此过程中,他开始有意识地由北向南活动,从内蒙古到河北,从湖北到湖南,从云南到广西,一想到离广东越来越近,他的心情反而愈加轻松起来。“到桂林的时候身上只有84块钱,当时一门心思想着要回来了”。

  随后,他加快了返乡的步伐,经贺州进广东,过怀集、广宁,即便到了广州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经中山赶往珠海。他说,在见到珠海市监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后,备受煎熬的心才算是彻底踏实下来。

  卢展鹏自我剖析滑落深渊的过程称,作为一名曾经的共产党员,他放松了对党章的学习,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没有牢筑思想防线,利欲熏心之下抵御不了诱惑,最终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自感罪孽深重,卢展鹏表示自己对不起家人。他说,实在不该把一切苦难都丢给父母、妻儿,一走了之;他也对不起领导的信任、组织的培养,对不起社会各界的厚爱。在忏悔书中他写道:“我相信,只要自己积极面对,主动协助组织调查,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

  他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尚未迷途知返的人们,“‘天罗地网’越收越紧,外逃之路只会越走越黑,只有认罪服法、迷途知返才会有希望。”他说,“人生没有‘捷径’,偏门和险路更不能选;走正途心安理得,而且只有这样,才能过得踏实幸福。”(韩秋亚)

时值此刻,石暴回想起刚才盘问断臂银衣卫时得到的信息,与当时断腿银衣卫所说话语两相印证之下,已是对北地北野城小荒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嘿嘿,杀啊!”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突然一转眼,众人来来到岛上已经将近大半年了。让石暴大感意外的是,其凝神细听之下,竟是一点都没有听到他们的交谈之声。“风起中原地,谁论古今人?”


编辑:王君龙
评论(已有55739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大可-Leo 来自辽宁省鞍山市 22分钟前
完暸!KO榜的第3名第4名结合在一起。我离老大的位子越来越远暸!
草莓味双层冰淇淋 来自河北省衡水市 29分钟前
赛车和做人一样,有时候要停,有时候要冲。
赵只只是小淘气 来自河南省新郑市 30分钟前
“不去比赛,别人就看不见我了吗?”
食左饭未呀 来自河南省漯河市 31分钟前
抵制三星是不可能的 从电脑来说内存颗粒 显存颗粒 ssd的颗粒很大一部分是三星的,我只能说我以后不会用三星品牌的任何东西,尽量不买根三星有关系的产品
正义的呼声A 来自广东省罗定市 34分钟前
车是男人的脸,男人被打哪都行,就是不能被打脸。
探花叔叔叔 来自安徽省六安市 35分钟前
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懂